成都正规婚介-栀子花开,岁月留白_成都婚介所-高端正规靠谱线下征婚相亲婚姻介绍公司
成都成功率高口碑好的正规高端专业婚介机构-成都王老师婚介线下红娘老师真诚为单身征婚者提供相亲服务
成都成功率高口碑好的正规高端专业婚介机构-成都王老师婚介线下红娘老师真诚为单身征婚者提供相亲服务<script src=中国高端猎婚服务开创者-成都最好的婚介服务机构
首页 红娘介绍婚恋资讯成功故事申请登记随笔日志关于我们联系我们
您的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婚恋情感
成都正规婚介-栀子花开,岁月留白
发布时间:2019-05-19     作者:成都王老师婚介机构


成都正规婚介-栀子花开,岁月留白


成都王老师婚介所在成都10几年,红娘老师们都有着相当丰富的婚姻介绍经验。

我们是值得信赖的婚介机构,因为我们的专业我们的品牌有口皆碑,线上与线下相结合,成功率高,会员数量多我们正规是因为我们有强大的完善的负责任的红娘团队和服务团队, 是成都乃至国内领先的专业婚恋婚介服务机构,我们用实际行动回报社会,用公益的心造福社会大龄单身人士,更多的站在社会责任感和顾客的位置去考虑我们的企业文化和服务态度。

我们的资深专家、组成情感专家团,为婚姻之路保驾护航。每周举办婚恋相亲活动,快速拉近会员距离。线上+线下全方位资深红娘服务,快速找到另一半。独有婚恋专属基地,为会员提供安全舒适的婚恋征婚平台,预防酒托饭托。

我们敢说是行业第一品牌,配对成功率最高的高端婚介所。专业红娘提供婚介、征婚、相亲、择偶等婚恋服务,是因为我们的信仰,我们的企业文化,我们的社会责任高度重视。


推荐阅读:

(1)

冬的肃杀伴随着雪花的飘零渐渐褪色,柳的垂柔在风的轻抚后萌发新绿,河水开始解冻,一股暖流在厚厚的冰层下潺湲,尽管大地还沉睡在酷寒的天空下。

明几的窗透着一米阳光,弥撒咫尺窗台的洁白床第松软被褥的皱褶里,后折射在一张煞白无血色的脸上,那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子,鹅蛋圆的脸有些苍白,看不到丝毫润泽,虚字镶在神情里,若不是那双忽闪亮光的眼睛,生机活脱。刺眼的光迷离垂低的眼角,她下意识地动了动下身,好让身子更多部位靠近暖意,迟缓的举动显得很生硬,像在生病。

她叫苏文怡,是一家文化传播公司的职员,性格内敛,低调谦和,话语不多,微笑与人接洽,喜欢静中颐神。柔弱的外表掩映韧性不屈的执着,处事认真,禀赋不甘人后,倾心从为,

对友情义当头,遇事两肋插刀那种。她孤身纤陌,披着光阴的流转,在单位与家两点一线穿往,从不浏览路边的风景,哪怕切心实赏。

是日,出院不几日,静养在家,生来追求完美的苏文怡,历经医院的洗礼,和以前判若两人,再不是那个怀着憧憬迈向太阳升起地方的她了,该放手的要放手,删繁就简,淡定心志,隔岸看花开。身体虚弱,恢复尚待时日,除了在家静卧休息,有时偶尔出去散步活动筋骨。新开的文字花园,清寂,素雅,柔和,她喜欢那里,常躺花丛中竹制的秋千上,微闭着眼睛轻轻的摇动着,风轻轻的拂过她的脸颊,脑海里浮现着住院治疗的一幕幕,那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面对冰冷的场面,却丝毫没有怕的感觉,也许初生牛犊不怕虎吧,等她躺在素白的活动床上推出,沉睡中的她没有意识的被动接受着一切,等张开眼睛,生命的一个重要关口擦身而过。

这次生病,苏文怡除了告诉亲人外,没有让亲朋好友知道,年底了人们都在忙于奔波,不想因为自己给他人增添麻烦。等她出院,有过交情的友人陆续前来,也包括以前的老熟识,亦有刚认识的新知,还有一些间接的亲善者。在陆陆续续的形色来去里,有个陌生的面孔轻轻地划过她的眉梢。

花开花落,她洪荒了春天的草长莺飞,但却不能让江南淡出记忆。她在后花园,追忆着江南,也追忆着烟雨清梦。

水之湄,天之涯,一轮明月高挂荷庭,绿荫里,常见纤纤素衣照水叹流芳。病体半年后,苏文怡渐渐恢复了朝气,更多时间她去到阆苑的亭台,凝眸水中的尤物,埋在深处的记忆泛起。长淮古道,千帆来往,流光剪影斑斓摇过,没有人朝她站的地方停留,进入视野的都是她人的花好月圆,看着自己的裙摆被风吹皱,不觉一阵心酸。从江南归来,孤身一人熬着光阴,没有谁让她可守望的,也没有谁与她约定,可她却锁了心,熄的情,沉在虚无里度过了青春,那个不是恋人的影子,给她勾勒了一处无形的伊甸,将她置于庭院深深,从此她再也没有走出。

好多年,苏文怡的心在漂泊,她的情无处安放,唯有文字,可以托起无根的梦,羽化的江南,便成了诉说的对象。文字中的江南,深深打上了她的印记,剧中的故事一直在延续,有谁知那是她对爱的向往,对情的渴望,当一些有家人在城里待久了,到城外观光并寻得知己补缺现实生活的单调,而她这个无家人,却活在无情的世界,固守着自己编织的一帘梦,度过了锦瑟年华。

就生活的轨迹而言,苏文怡从不曾改变,也没想着改变,尤其是生过病后。

(2)

七月有日,一位清湄俊朗的罗裳,打马苏文怡的园墙外,一朵清香自墙内飘来,嗅嗅,从未体味过,便好奇地顺着香尘的轨迹,走进她的后花园,忽的走到江南依山旁水的林木前,紫烟袅袅,水气氤氲,朦胧着古色古味,那风韵浸染的造型是他不曾见到过的,隐隐约一副油画扣住了眼球,一袭素淡缀花的连衣裙在逆光里在追赶着蝴蝶,栩栩逼仄,有点不相信在这么空旷的园子会有这般神妙的画图,还未等他发出惊叹,那个画里的女子裙带风举,拖了好长好长的尾巴,在暮阳下变幻着色彩,那分明是位仙子下得凡来,一只玉纤拿一把黄色鲜花,另一只玉纤轻轻的欲捏枝头的蝶儿,他惊呆了,看上去像那个病中的女子,但他和她之间隔着薄薄的蒙雾,模糊中依稀,欲上前探个究竟,但不忍打破眼前的。

人总是对好奇产生强烈的欲望,无论是现实中的,还是太空虚幻的,都想走近探个究竟,就像一部好的电视剧,当耳边有闻神乎其神,内心就会产生很强的意识流,通过各种渠道去耳闻目睹个究竟,在接触的起始,如果给以的感觉特别,便有后续的投入,不觉中自己陷入进去,很难自拔,便会发生意想不到的结果。苏文怡在春雨轩心里布下了蒙太奇,对他产生了一种驱动,只要得闲,不由已的在她花园踱步,自然成了习惯。从她植被的名花异草,感到此女子心灵手巧,和以前所接触过的女子不同。

淡夏如烟,炙热的火炉烘烤着大地,太阳雨淋在物华上,升起浓浓的紫焰,树叶卷了,垂蓧撩拨着鳞波,好趁水生的凉气,路上行色匆匆,尽量压缩路径的时间,免被紫外线灼伤。此时的苏文怡,两腮红润,面若桃花,从气色看去已不像有过病的人,但为了进一步康复,适当锻炼成为每日必备功课,她最擅长的就是散步,其活动的范围由近及远。那个不是江南胜似江南的柳堤画廊,曾经承载岁月变迁,见证了她近年的成长,留下了她蜿蜒的足痕。因之生病有将近一年未足,有点想去那里看看,是否风物变迁。她撑着一把淡青色的太阳伞,在狭长的绿色走廊摇动着缓慢的步子,阳光从树缝里投射下来,洒了一裙斑斓,只见她时而在花前驻步凝视一番,时而移步长荫,忽然有长长的身影映在了眼眉,抬头,一伟岸男子站在了面前,看去,英朗儒俊,剑眉亮眸,只是眼神太熟悉,是江南烟雨中怜顾自己的那双眼,难道是?正消疑,只听他惊呼到,怎么是你?那个画里的女子不在天边,就在身边,再次惊艳,这不正是梦里多次出现的那个丁香吗?目光对冲,刹那花开,无声,她羞红了脸,他悸弯了眉,人面挑花笑东风。

苏文怡知道他叫春雨轩,荷肩一方安良,在劳累之余,亦有静幽消闲习惯,并呵手墨花培植,他的花园成了她散步的另一个去处。走进他的庭院,深深曲廊蜿蜒堂后,取径,葱葱林木映在画壁亭台,黄莺啼柳,蝉鸣高枝,纵深,一僻处有个厢房,应是他的书房,窗台上,养有一盆并蒂莲,荤圆叶绿,茎拨挺直,犹若窈窕淑女娉婷玉立,有位清眉儒子呵护身旁。他痴情与她,寸肠思念念无阕,阕寒花落知几许,以坚实的臂膀撑起一方天,为那女子遮风挡雨。转过回望,不见了倩影,隐者去无痕迹,唯有痴儿望洋兴叹,泪洒相思地,声声慢,去者斩断情丝三千,可他还停留在与她的红尘碾痕里,点点片片,俯身拾起,缝补成一帘忆绪,婉转低泣,湿了罗裳悲戚戚,素手尊前不成字,千呼万唤,唯有阑珊孤衣立。男儿有泪不轻弹,是什么样的女子,使他思无涯,墨不干?苏文怡好像看到一个男子,站在拐角,对着远处扬起的风尘,自言自语,你可无情,我不能意薄南山,为你守着那个约,直到你回心顾看,重续未了西厢金缕曲。

目睹着春雨轩的花园造型,仿若看到匠心独运的他,有着与众不同的气质,而这种感觉是别来江南不层有过的,久别的那种隐约再次从遥远的水乡回归,是在雾里丢在黄浦江畔的修伟身影。那个在对的时间错过最美的风景重新遁入眼角,给她青春的惊悸,那份微妙的感觉正是从绣楼上走下的古典女儿,抬头,邂逅神话传说里的白马王子,顿时慌了神,也乱了心,手脚不知安放何处,这强烈的冲击波,把她从恍惚中唤醒,被理智压抑的情感溪流,溶解了千年的冰封,潺湲成涓涓,拍打着向前。人都是感性和理性的复合体,只不过看两者所占的比重如何?苏文怡倒映于同学和同事心底的印象绝对是理性人,见她很少被情所获,即使是仪表堂堂的才俊。这次素以理性的她,在与春雨轩的相遇中,感性明显占了上风。

于春雨轩,对苏文怡并非陌生,身边的朋友不断在他耳边提起这个名字,说她的文被草根首页推荐怎么的,也有说不曾交道过的她本人的,鼓耳像形炯色各异,日复一日,鲜然络绎,引起他极大的兴趣和好奇,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女子令人挂在嘴边,他听的越多越觉得有想知道她的神秘一样,一有时间就和她交流,一段时间后,似乎觉得她不像有些人说的那样,有想揭开这个女子面纱的冲动,几次徘徊在她的篱笆墙外,不好意思贸然。而这次意外相逢,在春雨轩心里布下了蒙太奇,他不刻意什么,但却有种渴望已久的向往。

日后的接触对苏文怡有了进一步的了解。世道今论,自是男人主宰,颇有父系社会的味道。女人要想有立足之地,若有不备潜在的资质,极难与男人共享天下,做人难,做女人更难,做一个单身矜持女人难上加难。在人心浮躁风气下,她凭借自己的真才实学赢得了应有的尊重,但也付出了沉重代价。在工作打拼到期望值后,当她正想扬起美好生活的风帆,水袖待舞之际,却病了,倒在了数九寒天的床上。叹上天不公,在命运面前,一个弱女儿显得多么苍白,有种道任自内心萌发,以坚实的肩膀让她靠在上面,不再让她漂泊海上,忍受海啸的冲击,摧残。

爱不是双方自觉的行为,而是在交流中自发产生。在爱河中,水到渠成,逐波浪花涌成情流,渊源向远。春雨轩是苏文怡魂牵梦萦的江南,为了这一天,她烟锁重楼几许载,守着青灯贝叶禅,菩提树下不知焚了多少烛香,也不知进了多少庙宇,从塞北到江南,从烟川到高原,爬高山,涉激流,越险滩,走泥丸,匍匐在朝圣的路上,只为求得莲花座下的妙签。花开花落轮几回,不知今夕是何年,不知故何固守着江南梦,一年又一年,不知何时是涯天,曾想清了慧根,阪依如来,佛祖扶着她的头上言,回吧,你六根不净,尘缘未了。她好生纳闷,孤依冷烛,何来尘缘?满心疑虑,继续空楼依栏,禅心修性。春雨轩豁然闯入,她知道了,多年的守望,就是等着他的到来。

(3)

远山的枫叶红了,染红了天;山角的潭水碧了,映彻了整个山,不知从何时起,伊甸园内爱的种子开始发芽,在情的藤蔓上结着透红的果实。

巴山夜语有几时,关河暮水望千里。每日东窗晓白,睁开眼,第一件事春雨轩扣动手机,一声亲呢的问候,穿越时空落在苏文怡的枕边。白天里,他们得空信息飞传,说不完的话题,诉不尽的相思,唯恐不留神对方在视野里消失,无形电波,传递着浓浓心音。有几次,领导下发的任务,他都借故打托,只为那端牵心挂肚的可人儿。到了下班时间,他疯也似的开着车,赶回家里,来到他们的天地,呢喃着白天堆满心室的倾心话语,夜深了,苍茫落下黑幕,万籁俱静,他的窗口还透着光亮,和那岸的她娓娓着真挚和纯白的心嘀。她小鸟依人,娇嗔腻怀,喋喋不休着一襟芳情,温婉似水,埋他于红尘万丈。时间在身边流着,而他们沉芩千古一遇。十里相送有梁祝,慕人间自有真性,化蝶相随三生情,道是春江花月夜,紫陌纤尘携月明。

风过无痕,白露结霜,两颗心的叠合并非倾雨盖顶,是时间轮子碾过三秋后的澄澈。春雨轩走进苏文怡的梦里,用掌心的温暖化解她的顾虑重重。在熟人眼里,苏文怡眼睛朝上,从不低看人行道的过往,隔岸看花朦胧云月,一如戴着有色眼睛看行走紫陌的人,几分模糊,几分清晰。了解她内心世界的人寥寥,不知身居云楼想的什么。世上最了解自己的哪个人是谁,不是他(她)人还是自己,这么多年来,有份清晰在心里,哪个未走到瞳仁里的人,须是相识、相知、相怜、相惜,凝重而道远,置于心底最细软之处,她要的这份情,纯白无暇,否则,一蓑烟雨走红尘。

春雨轩透彻了她的心扉,拿起她的手放在胸口,亲爱,你是我在奈何桥等了千年的轮回,是五百次的回望换来的蓦然,我的心很大,能包容你整个世界,我的心又很小,仅能容纳你一人,请闭上眼睛,把我的心放在你的胸腔,从此你就是我的另一半。一颗晶莹挂在苏文怡的眉睫,他小心翼翼地拭擦着,生怕触痛了她。两双手握在一起,十指相扣,这一程不离不弃,默然成契。远处隐隐约约不知谁唱起了歌谣,千古约,一落索,不如今生渡银河,天涯路长又短,与谁同渡龙凤船,烟雨梦里醉江南……

苏文怡与春雨轩消魂月枕小语,情苟日沐中天,同感恨相遇太迟,虚无了青春泽田仁厚,痴缠几乎充盈了所有的空间。夜色里,凭栏星空,约来彼岸,腾云驾雾到茫茫草原,躺在绒绒的绿毯上,跨上骏马驰骋,追着风,追着云,疏狂无忌,她和他都喜欢无拘无束地和自然融为一体,在远离喧闹的原始天空,聆听星月神话。在云淡风轻的晴日里,春雨轩带她来到旷野,一起放着风筝,身后留下一串串欢声笑语。看着她满头冒着青烟,他侧身问到,如果喜欢,明年与你一起好吗?他那一汪清澈的眸子,淳朴且明晰。她知道他是良善的男子,体贴入微并且极具责任感。

当春雨轩手持一朵玫瑰花等在苏文怡的后花园时,手捂着自己的胸口虔诚地说,亲爱,可否接受这支玫瑰,它是晶莹剔透的,且是纯白无尘,那时她感动涕零,信任的点点头,从他手里接过来。她相信他的诚意,相信他的纯白,也相信他递过来的爱的圣洁。在他们相爱的日日夜夜里,给以他充分的信任,因为她知道,只有信任爱的鲜泽适才与日月同辉。她一直感恩,上天怜悯孤苦人,在她最需要阳光温暖,最需要虚寒温暖的关口,将格林童话里的王子送来,不忍她枉为红尘女儿身。他们在熟悉的城池,沉沦爱河,沐浴韶光,忘记了时间,忘记了地点,忘记了自我,也忘记了北,人生难得一回醉,醉里无关风和月。山无棱,海可枯,才敢与君绝,这句爱情箴言又践行添彩。

任何事物的发展都不是一条直线,感情的轨迹亦不例外,就像经济学里的模型,曲线跌宕,在婆娑中蜿蜒。当一方在乎另一方时,就会关注其身边的人,不管多么信任对方,如果不点都不留意,只能考量在心中的份量。苏文怡是典型的完美主义,她不允许自己的爱情有任何的瑕疵,一如光洁的镜面上不能有任何的污点和残缺一样。同时,善心的她从不会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她人的痛苦上。在她去他后花园时,不时碰到三两人赏花,看神情对春雨轩很熟悉似的。当她问起此事时,他说只是朋友而已,并没什么,后来又有一些不可理解的疑点,他说是在她以前没来时的知己红颜,在她和他开始后,专心只爱她一个。这是他一面的说辞,她不想说什么,只是等着时间的浣洗。

苏文怡是细心的,敏感的,所托付终身的人,不经过一段时间和一些事情,她不会毫无保留的把自己交出去。她爱恨分明,素生最恨脚踩几只船的人,这样的人她连朋友都做不来。春雨轩对她静心呵护,体贴入微,但不想他因为关系处理不当而伤了无辜。她心想,如果他有其她人,她会留下祝福离开,而他信誓旦旦说未与任何人没有扯不清,看着他着急辩白的模样,透过他眼眸,她能看到他内心的诚挚干净,那种内心深处的通透,苏文怡懂得。

此后的日子里光阴在夜合欢中流转,彼此的心意相通安然若素盛放着苏文怡的闲暇时光。她把心寄托在他的所在城市,也安放在属于他们的双城。

苏文怡没有来得及与春雨轩去赏西楼的桂月,就离开了滨城。她带着他的夙愿来到了江城,那是她熟悉的地方,也是她梦开始的地方,她要和他在这里续写那帘江南幽梦。



婚恋情感 更多>
成功故事 更多>
商务合作
帮助中心
真情服务
找对象官方微信
扫一扫立即关注
友情链接:离异征婚 |成都高档婚介 |成都征婚婚介 |成都征婚网 |成都军人征婚 |成都军人婚介 |成都有哪些婚介 |成都市婚介 |成都口碑婚介 |成都高级婚介 |成都婚介推荐 |成都可靠婚介 |成都男士征婚 |成都女士征婚 |成都同城征婚 |成都本地征婚 |成都专业婚介 |成都靠谱婚介 |成都金牌红娘 |天府新区婚介 |高新区婚介 |郫都区婚介 |成华区婚介 |金牛区婚介 |锦江区婚介 |青羊区婚介 |武侯区婚介 |青白江婚介 |新都婚介 |大邑婚介 |新津婚介 |浦江婚介 |简阳婚介 |彭州婚介 |崇州婚介 |邛崃婚介 |都江堰婚介 |金堂婚介 |温江婚介 |龙泉婚介 |双流婚介 |郫县婚介 |成都白领征婚 |成都服务好的婚介 |成都第一婚介 |成都金牌婚介 |成都红娘一对一 |红娘服务 |婚姻猎头 |成都高端婚恋 |成都教师征婚 |成都征婚启事 |成都富豪征婚 |成都精英征婚 |成都成功率高的婚介 |成都口碑好的婚介 |成都高管征婚 |成都公务员征婚 |成都诚信婚介 |成都大龄征婚 |成都单身征婚 |成都中老年征婚 |成都中老年婚介 |成都军人征婚 |成都军人婚介 |成都线下红娘 |成都征婚相亲 |成都丧偶征婚 |成都离异征婚 |成都最大婚介 |四川征婚 |四川婚介 |成都高端征婚 |成都高端婚介 |成都婚姻介绍所 |成都相亲网 |成都征婚网 |成都婚恋网 |餐饮加盟培训 |成都最好婚介 |成都婚介机构 |婚介所 |成都正规婚介 |成都婚介所 |成都婚介 |婚介网站 |成都婚介网站 |婚介 |
地址:成都市锦江区东大街
Copyright © 2008-2018 成都王老师婚介机构 版权所有
备案号:蜀ICP备1801603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