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婚介-谁的曼珠沙开在彼岸_成都婚介所-高端正规靠谱线下征婚相亲婚姻介绍公司
成都成功率高口碑好的正规高端专业婚介机构-成都王老师婚介线下红娘老师真诚为单身征婚者提供相亲服务
成都成功率高口碑好的正规高端专业婚介机构-成都王老师婚介线下红娘老师真诚为单身征婚者提供相亲服务<script src=中国高端猎婚服务开创者-成都最好的婚介服务机构
首页 红娘介绍婚恋资讯成功故事申请登记随笔日志关于我们联系我们
您的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媒体报导
成都婚介-谁的曼珠沙开在彼岸
发布时间:2019-05-19     作者:成都王老师婚介机构


成都婚介-谁的曼珠沙开在彼岸


成都王老师婚介所在成都10几年,红娘老师们都有着相当丰富的婚姻介绍经验。

我们是值得信赖的婚介机构,因为我们的专业我们的品牌有口皆碑,线上与线下相结合,成功率高,会员数量多我们正规是因为我们有强大的完善的负责任的红娘团队和服务团队, 是成都乃至国内领先的专业婚恋婚介服务机构,我们用实际行动回报社会,用公益的心造福社会大龄单身人士,更多的站在社会责任感和顾客的位置去考虑我们的企业文化和服务态度。

我们的资深专家、组成情感专家团,为婚姻之路保驾护航。每周举办婚恋相亲活动,快速拉近会员距离。线上+线下全方位资深红娘服务,快速找到另一半。独有婚恋专属基地,为会员提供安全舒适的婚恋征婚平台,预防酒托饭托。

我们敢说是行业第一品牌,配对成功率最高的高端婚介所。专业红娘提供婚介、征婚、相亲、择偶等婚恋服务,是因为我们的信仰,我们的企业文化,我们的社会责任高度重视。


推荐阅读:

曾树看到苏小末的时候她正在靠在后门上晒太阳,黑色的衬衫随意的打了个结,深蓝色的贴身牛仔裤,黑色的皮鞋,看起来特别有韵味。

她眯在眼睛迎接着扑面而来的阳光,虽然暖暖的阳光打在她身上,但仍掩饰不住她身上清冷凛冽的气质。

曾树走过去,清澈的眸子如蓝丝绒一样柔软,他说:“你好”.

苏小末睁开眼睛,吐出一句话:“不要挡住我的阳光。”

曾树愣了一下,往旁边侧了侧身子,“你很特别。”

对于他的夸奖赞置之不理,曾树想也只有苏小末这样的女孩可以做的到。这还是他第一次碰钉子,曾树自认为自己很优秀,而他确实也很优秀,骄人的成绩,帅气的外表,名字的背后还顶着一大串学生会主席之类让人羡慕的头衔。

其实越是苏小末冷漠,曾树就越是想接近她,他从来没有遇见过这样的女孩,冷淡的好象一切都与她无关,她只是安静的冷眼旁观着别人的喜怒哀乐。

“我是曾树,你是苏小末吧,新来的转校生,你以后有事可以找我帮忙。”

苏小末面无表情的走掉,忽视曾树的存在,曾树不但没有觉得尴尬,反而是觉得特别兴奋,遇见苏小末这样有挑战力的对手怎么不兴奋呢。

苏小末依旧在学校里孤独的来往。她是从一中转过来的,她在一中也拥有漂亮的成绩,没有人知道她为什么会忽然转到二中,虽然二中和一中的势力相当。只有苏小末知道,她只是在等一个人,然后完成一件事。

曾树往苏小末班里跑的很勤快,表面上是和他的几个哥们在一起胡侃,其实他的眼睛眉梢都瞄着苏小末呢,久了,大家也就看出些端倪,他的哥们起哄说他醉翁之意不在酒。

而曾树也不反对,只是微笑着接受。这样,女生看苏小末本来古怪的眼神又多了一份嫉妒和怨恨。

苏小末是另人嫉妒的,她脸面洁白没有任何的痘痘之类的东西,明亮的眼睛漆黑如墨,单薄娇瘦的身材,是那种另人一看到就想好好疼的女孩。还有她身上那种忧郁孤独的气质,让她就像一个完美的冰美人。

曾树偶尔路过她身边会问她:“苏小末,你放学有时间吗?”

“做什么?”

“一起回家。”

“没时间。”

虽然被拒绝,但是曾树依旧执着,他想有一天,自己的痴心一定会打动苏小末的。

他会带复习资料给苏小末看,他有时候见苏小末没吃饭就会给她买饭,他不知道从哪里打听到苏小末爱吃草莓,就天天坚持买好草莓,洗的干干净净的放在苏小末面前。可是即使他做的这么完好,苏小末仅仅是冷淡的接受,就连一句谢谢也没说过。

他以为自己可以一直的坚持不懈,他以为自己会一直平静的等到苏小末有回应,他一直觉得自己的忍耐力很强,可是这样的重复了半个月苏小末依旧对他冷冰冰的。

终于他忍不住了,他爆发了。

放学的时候曾树在苏小末经常经过的路上等到她,然后伸手拉住她,愤怒的质问:“你为什么不跟我说话?”

“我说话不说话是我的自由。”

“难道你不知道我在追你吗?”

“那又怎样?管我什么事?”苏小末耸耸肩。

是啊,那又怎样,管她什么事,自己只不过是自作自受而已。曾树忽然觉得如果把苏小末做对手,那么这个对手太强了,自己未必能赢。

曾树觉得自己好象已经慢慢的沉陷了,沉陷在苏小末的手里。而她却只是残忍的不动声色的一步一步的看着他沉陷。

曾树说:“苏小末,你好残忍。”

“有你残忍吗?”苏小末微笑的反问,但她的微笑却诡异异常。

“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呵呵,曾树,我被你感动了,我们交往吧。”苏小末忽然笑靥如花,转变之快让曾树摸不着头脑。她那温暖的笑是曾树从来没有见过的。

但是曾树仍然被刹那间来的惊喜冲昏了头,用力的点头,他从来没想过苏小末这么快就会答应他。

曾树更热情的关心着苏小末,虽然她依旧不冷不淡的,偶尔还会对曾树微笑,但曾树已经知足了,他每天看到她那不轻易的笑脸就会觉得特别满足。

曾树和苏小末走到了一起。这个消息很快传遍整个校园,有人羡慕,有人嫉妒,有人漫骂,但是苏小末和曾树依旧漫不经心的恋爱着。

苏小末永远都是那副冷淡的样子,而曾树却越来越对她痴迷,他觉得苏小末就像一个坠落凡间的天使,苏小末纠正说:“我是恶魔。”

曾树有时候特别想知道是什么样的过去造就了苏小末这样的性格,可是每当他问起苏小末的过去时,苏小末总会轻易的转变话题,顺水推舟的掩盖过去。这样曾树也不好再问。

曾树的朋友多,也有哥们在一中读书,他忍不住打电话给朋友问起苏小末,朋友说不了解,只是知道这是个神秘的人物。

越是这样曾树就越是迫切的想了解苏小末,对于他说,她就像一个美好的谜,而谜底却又是那么的让人猜不透。

而苏小末依旧静静的享受着曾树给予的一切,没有愧疚,没有不安。曾树每天变着花样讨她开心,有时候送她一个藏族代表吉祥的手饰,有时还会带她去吃小吃,曾树知道苏小末喜欢杂志还给她买杂志看。总之曾树不会送她那些耳钉之类的小女生的东西,曾树觉得苏小末是特别的,是仅有的,更庆幸自己所拥有这样的幸福。

“我们分手吧。”苏小末站在他面前笑靥如花。

曾树不敢相信这句话是苏小末说的,他觉得这样的结束就像开始一样莫名其妙,他羞恼成怒的问:“你这算什么?”

望着曾树那张狰狞的脸,苏小末只是淡淡的转过头,嘴角有残酷的微笑,仿佛一个噬血的刽子手,她说:“爱情是一场游戏,爱就继续,不爱出局。”

曾树定定的望着她,忽然惊讶与这句话,因为这是曾经曾树对一个女孩说过的话。

苏小末转头看着他的眼睛,“曾树,我想你应该知道这句话吧。嘿嘿。是的,我是为林露而来的。”

林露。曾树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个名字呢,林露是他的上一任女朋友。

那是一个张扬的女孩,活泼,痴痴的喜欢曾树,其实曾树不是很喜欢她,只是想放纵一下才和那个女孩在一起的,林露是那种很单纯的女孩,她为和曾树在一起激动,失眠,但却很安分的幸福着,满眼满脸都是快乐。

曾树仅仅是因为无聊寂寞才找了一个消遣的方式而已,而林露就成了他的消遣。

所以当曾树消遣完了,厌倦了,也就提出了分手。

只是在一次无意中男生的交谈中才知道,原来自己只是曾树一场无聊寂寞的消遣。她却没有愤怒,有的只是伤心和难过,于是,她很快的就转学走了。

苏小末说:“林露是和我一起长大的好姐妹,你说她受了委屈,我能坐视不管吗?”

苏小末脸上带着冷酷的微笑,让人觉得寒冷。

曾树忽然有种挫败感,对的时间自己找了错的人,所以是一场伤痛,而现在错的时间里自己找了对的人,但却依旧是一场伤痛。

曾树靠着墙无力站着,他说:“可是苏小末,我是真的喜欢你。”

“对不起,我不喜欢你。”

说完转身就走,她忽然又回过头来,她说:“曾树,你还应该知道另一句话,爱情如同高手过招,谁先动心,谁就全盘皆输。”

苏小末骄傲的抬着头走着,如平常一样,像一只骄傲的孔雀,绽放着全身的美丽。其实曾树始终知道,这个美丽异常的女子是不会为自己停留的。自己只不过是……是一只可笑的小丑?!

曾树忽然想起苏小末说的那句“我是恶魔”.是的,苏小末真的是恶魔,一个有魅力的恶魔,让曾树自己甘愿沉沦。

曾树失恋了。这个消息像长了翅膀一样在校园飞翔,这可不是一个小八卦。曾树也会失恋?很多人都不相信。他那群哥们揶揄他,他只是苦笑,说自己自作自受。他的哥们拍拍他的肩说:“没什么,你那么帅不愁没有女朋友,新的不去旧的不来嘛。”

可是只有曾树知道,新的不可能再来了,因为苏小末已经如一道影子了,以决绝美丽的姿态驻扎在他的心里。

曾树回忆起和苏小末在一起的一切,苏小末淡淡的笑,苏小末对事情的冷眼旁观,苏小末的所有。

然后曾树在那个很深的夜里失声痛哭,自己用尽全心喜欢的女孩以如此荒唐的理由离开了他。而这个荒唐的理由却是自己创造出来的。

曾树觉得苏小末就像一珠曼珠沙,因为有人说曼珠沙会残忍的铺天盖地的席卷整个世界,他们还说它盛开在那遥远不可触及的彼岸。

而苏小末,她就是那株曾树永远也触摸不到的彼岸花。

因为苏小末在这个事情结束之后就办了手续转回了一中,因为她来这里只是在等一个人,然后完成一件事。

是的,她在等曾树上钩,然后再抛弃他,让他尝到那种痛苦的滋味。为了她的好朋友林露。

苏小末走的很决绝,那天曾树去送她,曾树低低的说:“苏小末,我是真的真的喜欢你。”

而苏小末只是转过头什么也不说,然后就背起包上了车。留下一个背影给曾树。

苏小末坐在车上时忽然瞥见手腕上还带着曾树送的手镯,那是一个藏银雕刻成的手镯,上面有奇怪的花纹,曾树送给她的东西从来没有普通过,因为曾树说她不适合普通的,她就该特别。

她想了想,没有去掉手上的手镯。也许,她的心里,亦曾留下一个影子。

苏小末又回到以前的平静生活,只是偶尔的抬头看天时会想起一个眼睛柔软的跟蓝丝绒一样的男孩。

某一天,苏小末看到一个满是藏族的手饰店,里面的店员是一个清秀的女孩,微笑时很羞涩,她跟那个女孩交谈时,无意中知道每个藏饰上面刻的那种花纹都是一句话,于是她把手上的手镯给女孩看,那个女孩告诉她,那个奇怪的花纹是一句话,那句话用成都婚介-谁的曼珠沙开在彼岸藏语说是“那丘拉嘎”.也就是那最普通也最重要的三个字“我爱你”.

苏小末忽然就站在这个小店里面落泪了……



婚恋情感 更多>
成功故事 更多>
商务合作
帮助中心
真情服务
找对象官方微信
扫一扫立即关注
友情链接:离异征婚 |成都高档婚介 |成都征婚婚介 |成都征婚网 |成都军人征婚 |成都军人婚介 |成都有哪些婚介 |成都市婚介 |成都口碑婚介 |成都高级婚介 |成都婚介推荐 |成都可靠婚介 |成都男士征婚 |成都女士征婚 |成都同城征婚 |成都本地征婚 |成都专业婚介 |成都靠谱婚介 |成都金牌红娘 |天府新区婚介 |高新区婚介 |郫都区婚介 |成华区婚介 |金牛区婚介 |锦江区婚介 |青羊区婚介 |武侯区婚介 |青白江婚介 |新都婚介 |大邑婚介 |新津婚介 |浦江婚介 |简阳婚介 |彭州婚介 |崇州婚介 |邛崃婚介 |都江堰婚介 |金堂婚介 |温江婚介 |龙泉婚介 |双流婚介 |郫县婚介 |成都白领征婚 |成都服务好的婚介 |成都第一婚介 |成都金牌婚介 |成都红娘一对一 |红娘服务 |婚姻猎头 |成都高端婚恋 |成都教师征婚 |成都征婚启事 |成都富豪征婚 |成都精英征婚 |成都成功率高的婚介 |成都口碑好的婚介 |成都高管征婚 |成都公务员征婚 |成都诚信婚介 |成都大龄征婚 |成都单身征婚 |成都中老年征婚 |成都中老年婚介 |成都军人征婚 |成都军人婚介 |成都线下红娘 |成都征婚相亲 |成都丧偶征婚 |成都离异征婚 |成都最大婚介 |四川征婚 |四川婚介 |成都高端征婚 |成都高端婚介 |成都婚姻介绍所 |成都相亲网 |成都征婚网 |成都婚恋网 |餐饮加盟培训 |成都最好婚介 |成都婚介机构 |婚介所 |成都正规婚介 |成都婚介所 |成都婚介 |婚介网站 |成都婚介网站 |婚介 |
地址:成都市锦江区东大街
Copyright © 2008-2018 成都王老师婚介机构 版权所有
备案号:蜀ICP备18016030号-1